• banner
您当前坐在位置:首页 >> 学子文章
文人的傲骨
发布时间:2008/1/10 0:05:24 作者: 访问:1872 次

   嵇康人中龙,义不可当世。
  视彼盗国贼,伎俩如儿戏。
  时辞荡汤武,千载有生气。
  临命索琴弹,聊示不屑意。
    ——()杜浚《嵇康》
  

嵇康,字叔夜,三国时魏末人,曾做中散大夫一职,精通音律,工于诗画,与阮籍、向秀、山涛、刘伶、王戎、阮咸并称竹林七贤,是七贤的领军人物。
  据《晋书》记载,嵇康有奇才,远迈不群,身长七尺八寸,美词气,有风仪,而土木形骸,不自藻饰,人以为龙章凤姿,天质自然。《世说新语·容止第十四》中也有两条都是写嵇康的,其中一条是:嵇康身长七尺八寸,风姿特秀。与潘安的掷果盈车一样,嵇康在当时也是一个俊朗挺拔,英俊潇洒的绝世美男。 
  庄子曰:天之小人,世之君子;天之君子,世之小人。嵇康就是这样一种与众不同的畸人。《忧愤诗》的开头便说:嗟余薄祜,少遭不造,越在襁緥,母兄鞠育,有慈无威,恃忧肆妲,不训不师,爰及冠带,凭宠自放。 
  生活中的嵇康也的确是这样。他刚肠嫉恶,遇事便发,蔑视儒家礼法,尤好老庄玄学,崇尚贱物贵身,与世无争,遁情山水,逍遥天地的处世哲学。
  有一次山涛向司马昭推荐他做官,他竟洋洋洒洒下笔千言,写下一篇《与山巨源绝交书》,痛诉官场的黑暗和险恶。他认为让他做官就是要他手荐鸾刀,漫之膻腥,他还提出了非汤、武而薄周、孔越名教而任自然有必不堪者七,甚不可者二等一系列世人认为荒诞的怪论。从此,他甘愿在柳树下和向秀整日饮酒打铁。
  说到嵇康,不得不提钟会。钟会,何人也?当时大书法家钟繇的儿子,司马昭的宠臣,精通明理,在当时也算是一个很有才学的人。不过,钟会为人奸佞,阴险狡黠,阿谀奉承。有一次他去拜访嵇康,乘肥衣轻,宾从如云,没想到,嵇康连看都不看他一眼,视他为透明之物。这让钟会极其尴尬和难堪。当他准备怏怏欲离时,嵇康才发话:何所闻而来?何所见而去?钟会愤然答道:闻所闻而来,见所见而去。从此,钟会对嵇康恨之入骨,在司马昭面前说尽了嵇康的坏话。
  后来,嵇康因吕安一事受牵连,被捕入狱,在狱中怀着复杂的心情写下了《忧愤诗》。在诗的结尾说,如果这次他能脱离困境一定要远离尘世,纵情山水,过着采薇山阿,散发岩岫,咏啸长吟,颐性养寿的生活。临刑这天,纵然有三千太学生为其下跪求情,愿拜嵇康为师,却仍然没有动摇司马昭杀害嵇康的决心。
  嵇康从容镇定,神气不变,神色自若,目送挥鸿,手挥五弦,一曲《广陵散》抚琴而弹,琴声悲壮激越,恣肆昂扬,在场所有人无不为之动容落泪。曲罢,嵇康长叹曰:袁孝尼尝请学此散,吾靳固不与,《广陵散》于今绝矣!
  木秀于林,风必摧之!嵇康就这样蒙受着冤屈死了。
  嵇康的死留给了后人许多的思考。尽管后人评价嵇康,说他太过于狂傲张扬,恃才傲物。然而我认为,正是这种刚正不阿的风骨和文人的傲气,才成就了这样一位嵇康,才成就了独特的魏晋风骨。在历史的长河里,他没有被世人所遗忘,而是一代一代地被流传和颂扬下来,这足以证明,嵇康身上所体现的精神,已经成为自古文人所追求的一种境界。
  嵇康用实际行动,甚至用生命诠释了处在黑暗动荡时代中作为文人的一种傲骨。试问,浩瀚中华五千年的历史里,如此容貌超群,才华横溢者能有几人?在我看来,嵇康才是中国真正的文人。
上一篇:柳岸湖畔
下一篇:春雨醉如苏
版权所有:海军驻南昌航空大学后备军官选拨培训工作办公室
邮箱: 电话:0791-3863731  地址:江西省南昌市丰和南大道696号 33号信箱